您好,欢迎访问苍溪县党政公众网•苍溪印象

【红色足迹】坚贞不屈的女党员

来源:编辑:罗友军
  生长在苍溪县陵江镇的陶家华,从小家境贫寒,读了四年私塾便辍学了。她聪明伶俐,大家叫她陶二姐。长大后,为了谋生,在县城做卖水果、香烟的小生意。1932年春,她认识了一批地下党员,在他们的启发和教育之下,于1932年冬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33年,红军解放苍溪县宋江一带,国民党的一个旅驻扎在苍溪县城郊河西杨家坝等地,形势极为严峻。为了传达川陕省委、阆南中心县委下达的指示,她在县城外东街摆香烟、水果流动摊,暗中与地下党进行联络。
  1933年春,她同王焕文等6名同志参加了南充中心县委在三堆石召开的游击区区乡干部代表会议,会议学习了党的十大纲领,通报红四方面军入川的胜利消息,传达了建立稳固川陕苏区的指示,做出了扩大游击区的决定。会后她积极参加了王文焕同志组织领导的“抗暴运动”,担任军事情报联络员,利用送洗衣服的机会,打听敌人的活动情况。
  1934年9月24日,红四方面军解放了苍溪城。陶家华因熟悉情况、久经锻炼,被调到政治部做宣传工作。她在扩军运动中,编写了红军歌曲《十劝郎君》《送子参军》《穷人起来闹翻身》等节目,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至今玉女村一带的老人,对这个能说会唱的红军女战士仍记忆犹新。
  1935年红军渡江前,陶家华积极发动妇女为红军做军鞋、纳鞋垫,为渡江做了充分的支援工作。3月28日晚,红军在塔山湾强渡成功。29日,红军从嘉陵江浮桥全面进攻,她随268团第二梯队急行军过江后,经组织同意,回家抢运宣传品等重要物资。当时,国民党已乘机占领了苍溪县城,据守浮桥,严密检查。陶家华冒险过桥时,被一个包洗衣服的妇女认出,向国民党驻军马旅长告了密。
  马旅长急忙召集手下密谋策划。第二天早晨由一连长带兵前往北门沟庙子湾,把山上山下团团围住,又在通往县城的大路上布满了岗哨,禁止通行。敌连长手提短枪,直向陶家华门口走去,见一人在耕田,忙问陶大代表在家吗?耕田的人随口答道,不知道。敌人气势汹汹地喊道:“陈排长给我搜!”这时家华早已发现敌人包围了她,她从容不迫地从灶房走出,镇静地问道:“你们找谁?”敌人问:“你是不是陶大代表?”“我是陶二女子。”“你是不是共军?”“共军早已过了河。”敌连长听了暴跳如雷,忙叫陈排长把她捆起来。这时家华的母亲陶周氏,抱着8个月的小孙女,从房屋走出来,一见此情景,连声咒骂哭泣,惹恼了敌连长,大声吼道:“给我全部带走!”就这样,祖孙三代被捆绑着下了大狱。敌人在屋内的大灶孔底挖出宣传品5卷,红旗1卷,手枪1只,子弹10发。
  陶家华被捕后,敌人使用上软板凳、十指钉竹签、地蹦子、灌辣椒水等重刑,要她供出地下党员和区干部的名单。酷刑折磨得陶家华多次昏迷过去,但她清醒后总是说:“任你们刑罚千般,筋骨打断,人头落地,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什么!”
  同年4月3日,经人到监狱给看守人员和国民党军官陈立志说情送礼后,才救出8个月的小孩。女儿在吸完最后一口奶水时,家华亲了又亲,泪如雨下,悲痛地说:“你长大后,要永远记着你妈妈是为穷人、为党的事业而死的,你的名字就叫小红花吧!”后此女由姨母陶家兰抚养。4月4日,经亲友拜请国民党县财政所长保释陶母出狱,但因受刑严重,思念女儿,老人出狱7天后就去世了。
  经过3天3夜的严刑逼供,敌人未得到片言只字。4月5日一早,陶家华被押往苍溪县南门河坝沙窝子旁执行枪决。只见她慷慨激昂,将刑场变为演讲场,她高声喊道:“亲爱的父老乡亲们!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杀了一个陶家华,还有千万个陶家华!国民党一定要灭亡,穷人一定会翻身。共产党万岁!”敌人听了,心惊胆寒,惶恐之间向陶家华连开了3枪。陶家华被害时年仅24岁,敌人还将她的遗体曝尸3天。至今县城年长的目击者无不为之悲泣,对敌人咒骂不已。
苍溪发布
苍溪纪实